第七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大相师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二章 我的人生怎么可能这么受累?

第四百五十二章 我的人生怎么可能这么受累?

        “原来如此!”



        左旸看得真切,已经知道了大郎来吃药的想法。



        她自知干物女王不肯帮忙胜利无望,因此执意进来帮助陈怡是假,想要趁他们不备将夺得这次比试的胜利才是真,想不到这姑娘的心眼儿居然这么多。



        看样子这姑娘也只是名义上的闺蜜,实际上只是利益面前随时可以利用的塑料姐妹花罢了。



        与此同时。



        左旸又看向了陈怡,她也是已经走到一处角落唤出药炉开始炼药,不过动作却比大郎来吃药慢了一些……



        就在这个时候。



        “你不假装采药,乱看什么呢?”



        干物女王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左旸身边,循着左旸的目光正好看见陈怡开始炼药,便笑呵呵的问道。



        这姑娘应该算是左旸认识的女生当中少数几个对左旸没有什么非分之想的姑娘了,当然,并不是说她对左旸就一丁点好感都没有,好感还是有的,只是更多的是对左旸那强大能力的崇拜,非要说男女之间的那种好感的话,就算是左旸也敌不过刻在她心里的那个曾救过她却被她打了的男生,毕竟那可是心魔啊。



        “你看她在干什么?”



        左旸笑了笑,回过头来用眼神示意她去看大郎来吃药那鬼鬼祟祟的举动。



        “唉?”



        干物女王只看了一眼便立刻明白了,“她怎么也在炼药?该不会……亏我还把她当做最好的闺蜜,她居然不顾我的立场做这种事?我去问问她!”



        说着话,干物女王作势便要冲向大郎来吃药,试图阻止她的行为。



        “没事。”



        左旸却是伸手将她拉了回来,不急不躁的笑道,“有些事在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结果,并不是耍个小心眼儿就能改变的,我们先看看结果再说。”



        “她都已经开始炼药了,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能有什么用,等结果出来了就晚了!”



        干物女王急的跺脚道。



        “没关系,我想通过此事验证一些比游戏奖励更加重要的东西,倘若真被她夺了去也不怪你。”



        左旸则是依然笑道。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佛系?比我还佛系?”



        干物女王一脸不解的看着左旸,心中却在想到底是什么更重要的东西,不过因为已经领教过左旸的高深莫测,因此此刻她倒也没有再坚持非要去阻止大郎来吃药,只是咬着贝齿喃喃自语起来,“想不到她居然是这种人,难怪在以前的同学中她的名声一直都不太好,亏我还替她出了几次头呢,这种闺蜜不要也罢,不然什么时候被出卖了我还要替她数钱……”



        两人说话的过程中。



        大郎来吃药与陈怡仍在心无旁骛的炼药,不过大郎来吃药的进程明显要快了一些,不多时就率先投入了最后一味药材,只需精心等待凝丹开炉即可。



        而陈怡那边的药材才刚刚放了一半,因为对大郎来吃药的举动一无所知,她始终不急不躁的投放着药材,看她的动作精细之中又不失美感,左旸也是第一次觉得炼药这种枯燥的事居然还可以做的如此优雅。



        片刻之后。



        “嗤——”



        一个漏气的声音忽然在药田当中响起,立刻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左旸一早就注意着大郎来吃药一举一动,自然是第一时间就看到大郎来吃药的药炉已经冒出了一股浓浓的黑气,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从未炼过毒的他也说不上来。



        “这是……!?”



        干物女王也是不由得变得紧张起来,有些担忧的看向了左旸。



        而与此同时,那群毒师循着声音看到大郎来吃药,又看到大郎来吃药的药炉异象之后,一个个确实已经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哈哈哈,要炸炉喽!”



        “那两组人采了半天药材,我还差点以为他们已经搞清楚毒方的奥秘了呢,结果还不是一样炸炉,害我白担心一场。”



        “之前装的跟真的似的,现在傻眼了吧?”



        “完喽完喽,快点炸快点炸……”



        “……”



        显然,这群毒师要比左旸和干物女王更清楚这个异象到底意味着什么,而通过大郎来吃药此刻脸上露出那极为失望的表情,也充分的说明了问题。



        非但如此,她也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不可能再瞒得过左旸等人。



        因此第一时间便一脸尴尬的望了过来,待她看到左旸脸上那略带嘲讽意味的笑意,以及干物女王脸上那决裂而冷漠的表情之后,眼神闪烁了一下,也只能默默的低下头选择了回避,现在说什么都解释不了她的所作所为。



        下一秒。



        “嘭!”



        一声巨响传来,竟是她面前的药炉直接炸开,许多药炉的碎片洒了一地,药炉之中的药材也早已化作了一团焦炭一般的东西,散发出阵阵恶臭与黑烟。



        而这次炸炉,也是将大郎来吃药给炸“醒”了,她再次抬起头来,却是立刻又唤出了一个药炉,也不再去看左旸与干物女王,而是扭头看向了正在炼药的陈怡,想要看看陈怡是否能够成功……她也算是个狠人了,在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败露,干物女王这个“闺蜜”恐怕很难再挽回的情况下,她居然干脆全部抛开不管不顾,还打算看看有没有机会再来一次。



        其实最一开始的时候,大郎来吃药的心中就已经非常的不平衡了。



        作为当前的第一毒师,她自然是有着自己的本事,哪怕“钞”能力也是一种本事不是么?然而干物女王是她请来协助自己争夺【百毒心经】的闺蜜,结果比试还没有开始,干物女王就已经倒戈明确表示不会再帮助自己。



        凭什么!?



        凭什么要因为干物女王的情面,将属于自己的东西拱手相让!?



        也是带着这样的不平衡,大郎来吃药越想越是咽不下这口气,于是思来想去,她决定用这种方式达成自己的目的,也顺便报复一下左旸与干物女王,这是一早就已经想好的计划。



        尽管,当比试才开始没多久左旸就已经看透了毒方之中的玄机的时候,就已经证明干物女王对她说的“咱们肯定不是他的对手”确实是事实,就算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即使进行公平比试,她能够夺得头筹的可能性也并不高,【百毒心经】根本就不是属于她,因为陈怡的协助者是左旸,这是一个实力与头脑都无懈可击的男人。



        但她就是不服气。



        在这种情况下,她反而更加假定了将自己的计划进行下去的决心,非要从陈怡这个幸运的女生手中将【百毒心经】夺走。



        事实上,这种事才是她最擅长的。



        在现实之中,她便夺走过不少女生的男朋友,这些女生有的是同学,有的是朋友,有的是闺蜜……这也是直接导致她在许多认识的人当中名声不太好的原因,之所以这么做:



        一来,她是打心底里想试试让这些女生爱的死去活来的男生到底有多好用,她喜欢与不同的人啪啪啪,那种感觉很刺激;



        二来,她很享受那种掠夺的愉悦感,这能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也能从另外一个侧面证明她比那些女生更加优秀,更能满足她的虚荣心。



        以往,类似的事情都进行非常顺利,因为她有着不错的容貌,还兼具令人羡艳的家世,这两样东西是大多数男生都无法拒绝的诱惑,再加上自己的主动献身,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而这一次,无非只是将“男朋友”换成了【百毒心经】,她依然能够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掠夺的愉悦感。



        结果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一切依然进行的非常顺利,自己明明已经抢得了先机,关键时刻居然炸炉了……



        凭什么!?



        凭什么这次就连运气也要跳出来与自己作对!?



        大郎来吃药自然不愿接受这样的失败,她告诉自己还有机会,只要陈怡也失败炸炉,她就还有机会。



        然而。



        “噗——噗——噗——”



        陈怡那边的炼制也是已经接近了尾声,药炉上面的小盖子一直在蹦蹦跳跳,仿佛高压锅一般不停地有气体从里面喷出来。



        可能因为炼制的是毒药的缘故,这些气体呈现出一种看起来很是危险的深紫色,不过这些气体虽然已经从药炉的盖子下面喷了出来,却有久久不肯离去,而是始终萦绕在药炉形成了一道诡异的匹链。



        其他的毒师并不知道这其中包含了多少的勾心斗角,他们更关心的是这次比试的结果,而眼前的一幕,已经令他们开始感受到了绝望:



        “靠,这是要成功了啊……”



        “完了完了,【百毒心经】没戏了,准备散场吧。”



        “这都什么事儿啊,我们连毒方到底是什么意思都没搞清楚呢,那边就已经要完事了,早知道就不来了,白跑一趟。”



        “果然在炼毒这方面我们男的就是没有女的有天赋……”



        “……”



        在这些毒师的议论声中,大郎来吃药已经咬住了嘴唇,也不再试图做最后的挣扎,身为第一毒师,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景象到底意味着什么。



        “还好……”



        听到那些毒师的议论,干物女王终于松了一口气,大郎来吃药是她带来的朋友,如果【百毒心经】最终被大郎来吃药抢走的话,她觉得自己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不知道事后应该如何向左旸交代。



        毕竟,这种手段实在是太不光彩了……



        “呵呵。”



        左旸则只是淡淡笑了一声,结合眼前的事实,他的心中已经对“大吉”有了一个清晰的判断。



        所谓“大吉”,应该就是哪怕他什么都不做,事情的结果也依然会向对他有利的方向发展……甚至,就算作个死应该也没什么问题,毕竟他刚才眼睁睁的看着大郎来吃药偷偷炼毒也不去阻止,甚至还拉住干物女王也不让她去阻止,这和作死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而明白了这一点,左旸心中却又产生了疑惑:



        他与夏天的姻缘是“大吉”,与陈怡的姻缘也是“大吉”,这尼玛到底是要闹哪样啊,难道这意思是说,哪怕他什么都不做,又或者故意作死,也逃不脱与这两个姑娘之间的姻缘?



        结合这件事情,这么理解貌似也没问题吧?



        可是这一点都不科学,明明爷爷曾经说过,相术是活的,它会随着规则与时代的发展,不断发生与时俱进的演变,就像当今社会厉行一夫一妻制,因此相术之中夫妻宫(奸门)的解读与表相也已经随之发生了改变,并不会出现封建社会时期那种一人多个姻缘都符合命理的情况。



        正如此想着的时候,左旸刚好听到了干物女王那声“还好……”。



        “不行,此事事关重大,还得再试一试,总觉得这个所谓的‘大吉’还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万不可胡乱解读害人害己。”



        左旸心中不自觉的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便又端详着干物女王的俏脸,暗中消耗一颗莲子测算了一下他与干物女王之间的姻缘。



        “这姑娘早已心有所属,而且夫妻宫看起来丰隆平满,姻缘方面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波动,与我应该没有多大干系吧?如此一来,也能够对我此前测算出来的两个姻缘做一个对比,再进行一番评判。”



        一边测算,左旸心里还在偷偷的琢磨。



        结果……



        大吉!!!



        “噗……”



        看到这个结果,左旸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尼玛是个什么鬼,是说只要是个姑娘跟我就是“大吉”呗?



        这怎么可能,我的人生怎么可能这么……受累!?



        与此同时。



        “嗡——!”



        一个破空声响起,陈怡掌控着的那鼎药炉忽然又有了变化。



        药炉上面的那个小盖子忽然腾空而起,一团五色彩烟一同从窑炉当中升腾而起,而之前那缕紫色的匹链也是快速旋动起来,猛地向五色彩烟压迫过去。



        紧接着这些烟雾都是猛然一缩,又是一凝。



        一粒紫色外皮的丹药便已经成了型,不受重力影响的漂浮在了空中。



        “收!”



        陈怡也是早有准备,不知从哪取出一个小瓷瓶来,一声娇喝,便将那粒紫色药丸收入其中。